为华社争权益 逾半民众要马华入阁

     
为华社争权益 逾半民众要马华入阁

最好时机还是最坏时机,马华入阁你怎幺看?

说不入阁却偏要开特大讨论入阁,所以有人说马华前言不对后语,也有人说马华的特大是为了当官而开的。

之前,开了一次特大,“当官”只限地方政府;这次是为讨论当部长而来,加影要补选了,这个时候讨论入阁当官,时机对吗?

有人不以为然,认为是最坏时机,《》民调得到的答案却恰恰相反,在60名受访者中,过半认为马华应该入阁。

65%受访者说,马华不入阁就没有力量为华社争取权益。

“入阁非必需途径,却是必然手段,5‧05大选后,将近一年了,它证明了马华不入阁,杀伤的不只是马华的权益,想要华社回心转意更是致命伤。”

不入阁有心无力 入阁须纠正国阵

多名受访者强调,入阁,马华办不到事情;不入阁,马华什幺事情也办不到;眼看华社权益遭侵蚀,马华无从力挽狂澜,与华社渐行渐远。

他们认为,马华如果入阁,就要义无反顾、全面参与,并且打入国阵纠正国阵,扮演好捍卫华社权益的先行者角色,否则不能有更大贡献之余,也将继续被淡忘。

全面入阁勿“半天吊”

受访者说,再不重拾华社信心,丢了内阁平台后,只会把马华进一步推向死胡同,因此,入阁不只是必然,还要是全面争取所失去的一切,力争部长和副部长职位,才有更好的贡献平台。

94%受访者认为,马华既然入阁,就要全面进入中央政府,只限于目前的县和地方政府“半天吊”状态,马华将什幺事情也办不好。

另外,38%受访者认为,教育部是首选,29%认为财政部非常重要,而首相署也是大家所关切的内阁官职,13%受访者看重这个职位。

马华在3‧08后的部长分配是3个部长4个副部长,据知,马华一旦重新入阁,觊觎的是4个部长和2个副部长官职。

再穷不能穷教育口号下,教育部长将是马华首选,而财政部副部长将会是另一个受到关注的职位。

若不自强变积弱

不认同入阁者则认为,它违反了当初的承诺,而召开特大也不过是为当官的借口。

综合这次的民调,可以看出,马华当初不入阁的竞选手段,是导致今天“7-11”

(7名国会议员和11名州议员)的恶果。华社不吃马华这一套之余,更反映不入阁不止未能自强,反而积弱。

必须一提的是,这次民调,作答的主要以政治人物为主,民众并不热衷回答。

应该入阁原因

1.这样才能有效下情上达,上情下达
2.能更有效的为民服务
3.为华社争取应有的权利
4.发挥制衡霸权作用
5.可以改善华教课题,在华教课题上仗义执言
6.除非国阵解散,不入阁根本谈不上分享政权
7.政治人物如果不入阁当官,这跟非政府组织或是平民百姓有什幺分别?
8.目前的“兼任”部长和副部长,不是友族即是不谙华语或了解华社者,尤其是目前的教育部副部长,马华应有人入阁才能争取华裔的权益
9.现任教育部长完全不了解华小困境

不应该入阁原因

1.马华应该先内部整顿才来谈入阁,目前的情势是他们只为个人利益,如果马华不改变,下届连7/11都没有
2.应该信守当初的承诺
3.必须证明马华不是为了当官才参政
4.马华在特大已议决若5‧05成绩不如3‧08就不入阁,不要让人感觉新领导层是为了官位而上位,反而应专注强化内部
5.入阁也没用,巫统不会听马华的诉求
6.不当权,没有作为
7.入阁只会让诚信低到不堪入目的马华变成名副其实的诚信破产
8.当初已经说好了不会入阁,现在唱反调,会让华社感到马华言而无信
9.不具代表性
10.入阁不为华社,只为了巫统
11.既然已经在外,何必强逼自己重投怀抱?

另类答案

1.实在没兴趣回答,马华入阁或不入阁不关我事,对华社一点好处都没有
2.不宜太过仓促,马华短期不宜入阁,今日马华需要做大事的领导层,应该尽快处理党改革,让华社能够看到新的领导层、新的作风
3.马华应该投入更多精神,重振内部士气,入不入阁,现阶段不重要。马华领导人需要在思维上归零,从零点上起步,这个时候入阁,将会成为火箭攻击点

为华社争权益 逾半民众要马华入阁

后记:马华敲起“最后警钟”

《》做了数次民调,这次情况最特别,反应最“妙”。

设想课题时,受访的民众赞好,当要求回应时却都不愿意作答,倒是政治人物出乎意料的热情,急着表态。

公众不作答的理由是,对“入阁”不了解,对于马华入阁与否,更是不感兴趣,也不关心。倾向于民联的说,他们“死心了”。

哀大莫过于心死,看来民联死忠派也将继续地义无反顾。

民联拥趸已“死心”

设想课题的当初,心想国阵华基政党失意了二届大选,至少应该让华社反映他们对马华的心声和看法,但事与愿违,回馈是,华社对马华的冷漠、不关心和不热衷。

民众“冷”政客“热”

犹有甚者:“50年过去了,马华不再是我们有所期待的政党了。”

民众即使对马华不是“死心”,马华当官与否,沦落到大家漠不关心地步时,即使不是丧钟,马华也到了“最后的警钟”频催,再不振作,下届大选,结果不难想象。

不是不要访问民众,而是民众极少愿参与,是过去民调不曾的“微妙”异状。

以此推断,国阵华基政党不变,华社不变,民联的华社票源也将继续不变,则谁人江山有变?还看下届大选。

将课题放上网,华社不热,政客热(热衷作答),纷纷自投互联网,或表现跃跃欲试,不也是华社和政客的落差?

政客的皆醉(入阁),华社的独醒,可是当今马华政治的反射,而它又预显着什幺信息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