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 Duncan格拉斯哥新清泉

     
C Duncan格拉斯哥新清泉

 

音乐世界有好多种,乐风名称也有好多好多种,通常都是由欧美主力发送出来,曾几何时,我们都为英国清新音乐派自製了一个称号,所指是八十年代的British Invasion时期,当时本地一间名为香港唱片公司(Hong Kong Records),主力推介英伦新音乐,还记得此句宣传口号「带领潮流,创造明天」,幕后宣传团队倾力合辑大量英伦新音乐杂锦精选,好让本地乐迷由浅入深逐步认识,其中一张正是叫做《Water Music》,辑录了Nick Heyward、Pale Fountains、Care、Lotus Eaters……等英伦清新好声音,忽然间,Water Music好像变成一个新乐风之名。

 

故事尚未完结,话说若干年后,Nick Heyward来港期间接受访问,被提问他所玩的Water Music乐风时,Nick Heyward表示不知道甚幺是Water Music,没错,这从来只是一张本地推出的杂锦精选名称,取其名Water Music,本是形容清新音乐如水般清澈之意,然而,当时英伦亦曾称这些以木结他主导的清新派为New New Romantic,新新浪漫也,后来,大家却统称为Acoustic Pop或Guitar Pop之类,总之,就不是Water Music。

 

 

幼承庭训学好声音

何解为大家回忆这段八十年代音乐趣闻,全因听过今期主角C Duncan首张专辑《Architect》后,自动立刻联想到Water Music,如果他是生于那个年代,C Duncan肯定成为《Water Music》合辑一分子也说不定,一股来自格拉斯哥的新清泉之音,1989年出生的九十后,成长于古典音乐的温室下,到底又如何形容自己的音乐风格?

 

「我想会是较梦幻式的Folk Music,引入好多诗歌和唱元素,我的父母都是古典乐手,自小受到不少古典乐薰陶之余,童年时亦已爱听Rock Music,所以我的乐风可说将二者共融而成。」

 

 

 

睡房搞掂曲词编唱画

记得初接触到C Duncan的歌曲《Say》,是从YouTube上的BBC Live Session,那是C Duncan自弹自唱,再加一位琴手及主音结他手,配搭Programming节奏的现场演出,一听如故,媲美重遇当年China Crisis的和谐亲切气息,旋律悦耳,C Duncan声线动人,和声二重唱的Harmonic Voice处理出色,然后,再追看多一首同属BBC Live Session的大碟同名主题曲《Architect》,触动心灵到不得了,沿途绿化悠闲,骨子里却盛载很七十年代的流行典雅余韵,让人想起如The Simon Park Orchestra《Seventeen》那种美妙乐韵的新变奏,单是两首单曲,个人已认定C Duncan是本年度至喜爱的新名字之一。

 

不少外国评论一致形容C Duncan是不折不扣的Dream Pop唱作人,试听听《Silence And Air》及《New Water》便知一二,擅用优美和声空间感全包围,几有天外凡音的想像构图感,值得留意《Novices》一曲,前奏结他重複弹奏段落,引入brush snare节奏,迷离布局跟Portishead《The Rip》同出一辙,如换上Beth Gibbons或Julie Cruise来演绎必对号入座,至于最后一首《I’ll Be Gone By Winter》明显是今个圣诞温馨首选恩物之外,听真一点,也可是C Duncan版本的《Edelweiss》,尤其完结两句Goodbye的处理取态,似暗地向《Edelweiss》致敬。事实上,整张《Architect》录音製作都是由C Duncan在家睡房闭关完成,就连唱片封套上的画作,全都是他一手包办,名副其实如同一人建筑师,一切由零开始。

 

C Duncan的C字是Christopher简写,看他的音乐喜好名单上,由The Knife、Burt Bacharach、The Carpenters、Talk Talk、Fleet Foxes到Maurice Ravel及Gabriel Faure……等,各适其适,却成就了C Duncan很有个性的清新Dream Pop风格,这阵子,Belle & Sebastian及The Blue Nile都已先后邀请他作演唱会supporting act。

 

C Duncan格拉斯哥新清泉